發文作者:Just Little Something | 三月 20, 2018

七年半後的今天

久別重逢,已是七年半之後。

用三言兩語講一吓吧:小弟出生以後不久,我又重會職場。本來與友人一起開創生意是很不錯的事,但一開始就有了問題。經過了幾年後,發展方向的不同令生意也受了影響。萬幸的是,離開不久有人想購入我們的生意,令本來分手的不快最終也是喜劇收場。

小朋友們經歷一間Happy School 之後,就是傳統的學校了。幸得太座嚴謹地幫忙,他們的功課也追得上。令我最安慰的是,兩所學校的校風純樸,令我們的家教省了很多功夫。

再往後會是如何?且看往後分解

廣告
發文作者:Just Little Something | 九月 20, 2010

K1 之 報讀幼稚園

K1是日本很有名的自由博擊格鬥項目,對大部份父母來說,報讀幼稚園低班 (K1) 的辛苦程度也不相伯仲。

早備了二大本報幼稚園的天書,這幾個星期嘗試不斷和家長討論,可惜又因小B咳和感冒加感染爸爸,再加上適當預備,外籍優材續約和小B生日,這計劃又推遲了。

但有一些報名表已出(一間名校的表格只出一天),實在已是迫在眉睫,無論如何本星期也要落實了。

很多家長可能覺得「打K1」比「報 K1」容易得多了….

發文作者:Just Little Something | 九月 3, 2010

近况 (加估中無獎遊戲)

失蹤了?

不是去了旅行, 也不是大吉利是。

只是小B要準備讀BB班了,而且報K1的黃金檔期又到了。

而我也多得持續進修基金,要學些新事物找出路了。

還有一件事,不過要你/妳猜猜了:

謎面: “有什麼責任比當一個孩子的父母更重?”

發文作者:Just Little Something | 八月 16, 2010

我的好朋友: 兩周一聚: (44)

有關友誼的其實寫了數篇,除了這篇緣份的角度外,也有友誼的深淺。寫這兩篇時,K都曾浮現在我的腦海裡。

K 和我性格上有相似的地方,但他能成為比好朋友、摯友更好的知己,當然切入的角度算是很有緣份:父親和他母親是同窗,而我們既是中、大學同窗,也是鄰居。

我們沒有經歷過什麼生關死劫,但命運就是安排了我們隔一段時間就聚頭,其中我們都曾有聚有散,但我們最後都在香港工作。

由於家庭環境、職業、生活上的不同,我們現在都只有半年一年才見一次,但每當對方有低潮時,我們都會主動關心對方,不用說出口已盡力幫忙、分享彼此的心事。

男人對摯友的友情就是這樣,不常相見卻情義長存。

而這份情義,差不多卅載了。

博友們的好友

發文作者:Just Little Something | 八月 10, 2010

久違了的糖果

有天偶然經過便利店,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配了一個陌生的包裝,正想問個究竟之際,店員已搶先叫道:「加幾蚊可以換一包!」

不知有多少八、九十後知道原來這包糖歷史悠久。很久沒見了….

起初看到這粒糖覺得有點像昆蟲的腹部,所以感覺不好,但在口裡一會後,因兩端較中間薄,所以清甜的感覺就好像是突然沁出來的。

想着嚐着,好像又回到七、八十年代……

Older Posts »

分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