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文作者:Just Little Something | 九月 20, 2010

K1 之 報讀幼稚園

K1是日本很有名的自由博擊格鬥項目,對大部份父母來說,報讀幼稚園低班 (K1) 的辛苦程度也不相伯仲。

早備了二大本報幼稚園的天書,這幾個星期嘗試不斷和家長討論,可惜又因小B咳和感冒加感染爸爸,再加上適當預備,外籍優材續約和小B生日,這計劃又推遲了。

但有一些報名表已出(一間名校的表格只出一天),實在已是迫在眉睫,無論如何本星期也要落實了。

很多家長可能覺得「打K1」比「報 K1」容易得多了….

發文作者:Just Little Something | 九月 3, 2010

近况 (加估中無獎遊戲)

失蹤了?

不是去了旅行, 也不是大吉利是。

只是小B要準備讀BB班了,而且報K1的黃金檔期又到了。

而我也多得持續進修基金,要學些新事物找出路了。

還有一件事,不過要你/妳猜猜了:

謎面: “有什麼責任比當一個孩子的父母更重?”

發文作者:Just Little Something | 八月 16, 2010

我的好朋友: 兩周一聚: (44)

有關友誼的其實寫了數篇,除了這篇緣份的角度外,也有友誼的深淺。寫這兩篇時,K都曾浮現在我的腦海裡。

K 和我性格上有相似的地方,但他能成為比好朋友、摯友更好的知己,當然切入的角度算是很有緣份:父親和他母親是同窗,而我們既是中、大學同窗,也是鄰居。

我們沒有經歷過什麼生關死劫,但命運就是安排了我們隔一段時間就聚頭,其中我們都曾有聚有散,但我們最後都在香港工作。

由於家庭環境、職業、生活上的不同,我們現在都只有半年一年才見一次,但每當對方有低潮時,我們都會主動關心對方,不用說出口已盡力幫忙、分享彼此的心事。

男人對摯友的友情就是這樣,不常相見卻情義長存。

而這份情義,差不多卅載了。

博友們的好友

發文作者:Just Little Something | 八月 10, 2010

久違了的糖果

有天偶然經過便利店,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配了一個陌生的包裝,正想問個究竟之際,店員已搶先叫道:「加幾蚊可以換一包!」

不知有多少八、九十後知道原來這包糖歷史悠久。很久沒見了….

起初看到這粒糖覺得有點像昆蟲的腹部,所以感覺不好,但在口裡一會後,因兩端較中間薄,所以清甜的感覺就好像是突然沁出來的。

想着嚐着,好像又回到七、八十年代……

發文作者:Just Little Something | 八月 5, 2010

為何要唸名校 – 校風篇

末代會考放榜了,十優狀元幾盡歸傳统名校。

十優狀元語錄﹕16狀元全為名校生

早兩篇說過,不會單一以成積來看傳统名校是否適合小B。

倒是以香港的學制,為何「傳统名校成積平均較好,狀元們又總多出自傳统名校」這課題讓我想了很久。

念是一樣的書,考的試是一樣,會到一樣的補習社,而經濟上也非最富裕的一羣(那些絕大多數去了國際學校)。那到底分別在於那裡?

思前想後再加一點自身經歷,得出了「校風」這個答案。

校風說來有點虛無飄渺,但對中小學時期的培養起了很大的作用。讀書的風氣,與其傳统,理念等很有關係,而且一般是比較難短時間「谷」出來。

推而廣之,校風良好的話即使求學考試未如理想,也可向多方面發展。很多以前成積一般的同學,對學校的培養感激之餘更有歸屬感。而很多人更說,中學時期認識的朋友最寶貴。

所以這個「校風良好」會是為幼B選校的首要原則。但至於如何評估校風,又要再動動腦了…..

Older Posts »

分類